• 力薦
  • 推薦
  • 還行
  • 較差
  • 很差
葵花劫
我也要給這影片打分:
  • 很差
  • 較差
  • 還行
  • 推薦
  • 力薦
還行
主演:
平田滿緒形直人王學圻
清晰:
類型:
戰爭片未知
地區:
大陸
語言:
未知
導演:
蔣欽民
時間:
2014-02-05 03:28:23
年份:
2000
評論:
劇情:
《葵花劫》原名為《鬼子死了》,是一部與抗日有關的影片,但它不是抗戰片,裏麵沒有前… 詳細劇情
分享:
溫馨提示:[DVD:標準清晰版] [BD:高清無水印] [HD:高清版] [TS:搶先非清晰版] - 其中,BD和HD版本不太適合4M以下的寬帶的用戶和網速過慢的用戶觀看。
[快播]:需要安裝播放器才能觀看點擊下載最新版本

第1集

葵花劫劇情介紹

片名:葵花劫

主演:平田滿 緒形直人 王學圻
導演:蔣欽民
年份地區:2000年/大陸
對白語言:
內容介紹:
大陸戰爭片葵花劫電影,由蔣欽民導演,平田滿 緒形直人 王學圻等主演,超級高清目前提供線上觀看,希望您能喜歡,下麵是該影片的內容介紹,

《葵花劫》原名為《鬼子死了》,是一部與抗日有關的影片,但它不是抗戰片,裏麵沒有前線的血戰,也沒有敵後的較量,它是一部反戰片。它的敘事結構是兩條線索交織在一起,用兩種色調表現的塊狀結構。畫麵色彩暗下來的時候,表示的是過去發生的事情。   故事發生在1944年,長白山區一個偏僻的火車小站。主要人物是四個中國人:小站的站長、站長的老婆、扳道工大崔、一個十二歲的小孩“大頭辮”,一群日本人:片子開始就已經死去的日本騎兵中尉菊地浩太郎、通化憲兵隊副隊長平岡和手下一堆憲兵。哦,還有一個漢奸翻譯。   據平岡講,菊地浩太郎出自名門,六歲習馬術,曾代表日本參加1936年柏林奧運會,是日本家喻戶曉的英雄。 浩太郎1944年夏天右腿負傷,被安排到小站養傷,暫任副站長。帶來一匹白馬,叫做“旋風”;一包葵花籽,在河邊山坡上開辟了一片葵花地,並且精心養護;一支尺八,時常一個人嗚嗚咽咽地吹。秋天的時候浩太郎死在浴盆裏,平岡帶著憲兵來到小站,把站上的四個中國人關起來審問,要找出凶手。   四個中國人都和浩太郎有矛盾。   大崔身強力壯,看不慣浩太郎初到小站時的狂妄和對中國人的蔑視。浩太郎為了檢驗自己養傷的進展,挑釁大崔。大崔與他扭打成一團,互不相讓。站長走出來,用眼神示意大崔裝敗。浩太郎十分不滿,認為大崔譏笑自己殘疾。拔出手槍逼大崔再打,不料手槍走火,擊中大崔左肩。大崔大叫著要報仇。一天晚上,大崔手持利斧來到葵花地裏準備砍死浩太郎,卻發現浩太郎舉止怪異。浩太郎在一塊石頭上鑿著什麽,鑿了一會兒,十分傷感地拿起一株折了的葵花走回去,大崔愣了一下,沒有動手。   大頭辮平時給浩太郎燒水,一天送來的水盆裏飄著一根頭發,被浩太郎發現。大頭辮對鬼子心存畏懼,跪倒求饒。浩太郎順手將他的辮子剪掉,用生硬的中國話說:“剪了,幹淨”。大頭辮瘋狂地跑走了,後來在站長老婆的安慰下才漸漸平靜。每當浩太郎洗澡,要踩著大頭辮進巨大的木頭浴盆,然後大頭辮負責在外麵添柴。一天大頭辮不小心將浩太郎的尺八碰掉在地上,被浩太郎狠踹了幾腳。等浩太郎進入浴盆,大頭辮就在灶上拚命添柴,用尺八朝裏吹氣,看著冒出一縷縷煙的屋子,他很高興,跑到河邊叫著“我煮死他啦!噢!我煮死他啦!”站長老婆經過,把灶裏的柴扒了出來,尺八的一頭已經燒焦了。   浩太郎有個妹妹春子,時常寄信過來,浩太郎就在那片葵花地裏看信。盛夏的時候葵花結籽了,一個個沉甸甸地十分好看。站長老婆去河邊打水,腳邊飄來一張白紙,上麵全是日文,她隻能認出幾個和漢字寫得一樣的短語,原來浩太郎正在旁邊的葵花地裏看信。突然浩太郎發瘋似的拔出軍刀砍向葵花,站長老婆覺得可惜,上前阻止。浩太郎亢奮之中產生錯覺,將站長老婆按倒在地欲加強暴,站長老婆奮力掙脫扇去一個耳光將浩太郎打醒,浩太郎麵有愧色。後來站長知道此事欲刀砍浩太郎,被老婆勸止。   小站很偏僻,除了路過的一列列軍車以外再沒有人來,浩太郎麵對四個充滿敵意的中國人,心中非常孤獨。一天他喝得大醉,扒開一列車門對裏麵的士兵喊道,“我是菊地浩太郎,你們知道我的名字吧,下來個人跟我聊聊天吧!”隨車的軍曹一拳將他打倒:“你是什麽東西!”半年過去,浩太郎的腿傷漸漸養好,但他始終在鬱悶中度過,總是夢見自己負傷的情景。   有時候浩太郎騎著“旋風”沿鐵路線走走,讓大頭辮牽馬。一天一列火車開來,浩太郎掏出一個子彈殼給大頭辮,讓他順放在鐵軌上,鐵軌很滑,子彈殼放不住,要用手扶。等到火車輪子軋過的一刹那,把手抽回來,子彈殼就被壓成一塊銅片。大頭辮做到了,浩太郎仿佛很開心,笑道:“勇敢!”,又拋出一大把子彈殼。大頭辮感到很刺激,於是過了一段時間他脖子上掛了一串銅片的項鏈。   一天晚上站長送來一封急信,浩太郎拆閱,是騎兵部隊召他歸隊的信。浩太郎讀罷向站長告別,“我要走了,謝謝關照。”站長走後,浩太郎抽出利刃刺向舊傷,泣不成聲。 第二天,浩太郎被發現死在浴盆裏。   通化縣憲兵隊副隊長平岡帶人來小站調查,感到異常惱火,半年前,正是他將浩太郎送到這裏養傷的。 四個中國人誰也不承認殺了人,所有跡象都表明,浩太郎是自殺的。   縣裏轉來騎兵部隊催促的電話,平岡報稱浩太郎被暗殺。放下電話,平岡恨恨地罵道:“懦夫!!” 但是,為了維護所謂大日本皇軍的軍威和菊地浩太郎的英名,真相是什麽無關緊要。日本人更願意接受浩太郎被中國人謀殺這個說法,所以這四個中國人難逃死劫。   翻譯官意識到此事,尚未完全泯滅的中國人的良心促使他想救幾個人。一天晚上大頭辮拿出最後一個空彈殼去軋,翻譯官在旁邊看著,對他說,是不是十二歲?你殺了人。大頭辮說,我殺人?翻譯官說,你殺人,再說一遍。大頭辮說,我殺人?我殺人?翻譯官說,對,你殺人。這時火車疾馳而過,大頭辮的手被軋了,暈死過去。翻譯官報起他衝到關押站長等人的小屋,說,他替你們招了殺人的罪。然後放下鮮血直流的大頭辮,失魂落魄地說,“天無絕人之路,天無絕人之路……” 站長連問了好幾遍“這孩子能頂我們殺人的罪?”,等翻譯官走後,他擠出話來,“逃,逃走一個是一個。”   第二天,站長女人去河邊打水,押解的日本兵跟在後麵,盯著她白百的脖子,目光淫邪。突然,女人腳底一滑,摔在水裏。日本兵覺得機會來了,上前去扳女人的肩膀。不想女人早已抓起一把爛泥在手,糊了那日本兵滿臉,又砸了他幾扁擔,沒命地逃走。那日本兵罵罵咧咧,胡亂開起槍來。   留在站裏的站長和大崔聽到槍聲,與日本兵發生衝突,站長胸口中了一槍,奄奄一息。大頭辮乘亂騎上“旋風”逃走,日本兵一陣亂槍。晚上,站長老婆居然回來了,站長急了:“你回來幹啥?不是說好的嗎,逃走一個是一個!”站長老婆說:“我跟你到這個站上八年了,哪兒也沒去,我是你的女人。不管咋,咱都在一塊兒……”站長淚流滿麵。

,關於戰爭片《葵花劫》的內容大概介紹,超級高清就到這裏了,具體請參閱對於該電影的評論.
  • 除了"葵花劫"你也可能喜歡以下影片:
  • 同主演
  • 同導演

網友評論

    所有專題明星合集專題

    Back to Top

    《葵花劫》原名為《鬼子死了》,是一部與抗日有關的影片,但它不是抗戰片,裏麵沒有前線的血戰,也沒有敵後的較量,它是一部反戰片。它的敘事結構是兩條線索交織在一起,用兩種色調表現的塊狀結構。畫麵色彩暗下來的時候,表示的是過去發生的事情。   故事發生在1944年,長白山區一個偏僻的火車小站。主要人物是四個中國人:小站的站長、站長的老婆、扳道工大崔、一個十二歲的小孩“大頭辮”,一群日本人:片子開始就已經死去的日本騎兵中尉菊地浩太郎、通化憲兵隊副隊長平岡和手下一堆憲兵。哦,還有一個漢奸翻譯。   據平岡講,菊地浩太郎出自名門,六歲習馬術,曾代表日本參加1936年柏林奧運會,是日本家喻戶曉的英雄。 浩太郎1944年夏天右腿負傷,被安排到小站養傷,暫任副站長。帶來一匹白馬,叫做“旋風”;一包葵花籽,在河邊山坡上開辟了一片葵花地,並且精心養護;一支尺八,時常一個人嗚嗚咽咽地吹。秋天的時候浩太郎死在浴盆裏,平岡帶著憲兵來到小站,把站上的四個中國人關起來審問,要找出凶手。   四個中國人都和浩太郎有矛盾。   大崔身強力壯,看不慣浩太郎初到小站時的狂妄和對中國人的蔑視。浩太郎為了檢驗自己養傷的進展,挑釁大崔。大崔與他扭打成一團,互不相讓。站長走出來,用眼神示意大崔裝敗。浩太郎十分不滿,認為大崔譏笑自己殘疾。拔出手槍逼大崔再打,不料手槍走火,擊中大崔左肩。大崔大叫著要報仇。一天晚上,大崔手持利斧來到葵花地裏準備砍死浩太郎,卻發現浩太郎舉止怪異。浩太郎在一塊石頭上鑿著什麽,鑿了一會兒,十分傷感地拿起一株折了的葵花走回去,大崔愣了一下,沒有動手。   大頭辮平時給浩太郎燒水,一天送來的水盆裏飄著一根頭發,被浩太郎發現。大頭辮對鬼子心存畏懼,跪倒求饒。浩太郎順手將他的辮子剪掉,用生硬的中國話說:“剪了,幹淨”。大頭辮瘋狂地跑走了,後來在站長老婆的安慰下才漸漸平靜。每當浩太郎洗澡,要踩著大頭辮進巨大的木頭浴盆,然後大頭辮負責在外麵添柴。一天大頭辮不小心將浩太郎的尺八碰掉在地上,被浩太郎狠踹了幾腳。等浩太郎進入浴盆,大頭辮就在灶上拚命添柴,用尺八朝裏吹氣,看著冒出一縷縷煙的屋子,他很高興,跑到河邊叫著“我煮死他啦!噢!我煮死他啦!”站長老婆經過,把灶裏的柴扒了出來,尺八的一頭已經燒焦了。   浩太郎有個妹妹春子,時常寄信過來,浩太郎就在那片葵花地裏看信。盛夏的時候葵花結籽了,一個個沉甸甸地十分好看。站長老婆去河邊打水,腳邊飄來一張白紙,上麵全是日文,她隻能認出幾個和漢字寫得一樣的短語,原來浩太郎正在旁邊的葵花地裏看信。突然浩太郎發瘋似的拔出軍刀砍向葵花,站長老婆覺得可惜,上前阻止。浩太郎亢奮之中產生錯覺,將站長老婆按倒在地欲加強暴,站長老婆奮力掙脫扇去一個耳光將浩太郎打醒,浩太郎麵有愧色。後來站長知道此事欲刀砍浩太郎,被老婆勸止。   小站很偏僻,除了路過的一列列軍車以外再沒有人來,浩太郎麵對四個充滿敵意的中國人,心中非常孤獨。一天他喝得大醉,扒開一列車門對裏麵的士兵喊道,“我是菊地浩太郎,你們知道我的名字吧,下來個人跟我聊聊天吧!”隨車的軍曹一拳將他打倒:“你是什麽東西!”半年過去,浩太郎的腿傷漸漸養好,但他始終在鬱悶中度過,總是夢見自己負傷的情景。   有時候浩太郎騎著“旋風”沿鐵路線走走,讓大頭辮牽馬。一天一列火車開來,浩太郎掏出一個子彈殼給大頭辮,讓他順放在鐵軌上,鐵軌很滑,子彈殼放不住,要用手扶。等到火車輪子軋過的一刹那,把手抽回來,子彈殼就被壓成一塊銅片。大頭辮做到了,浩太郎仿佛很開心,笑道:“勇敢!”,又拋出一大把子彈殼。大頭辮感到很刺激,於是過了一段時間他脖子上掛了一串銅片的項鏈。   一天晚上站長送來一封急信,浩太郎拆閱,是騎兵部隊召他歸隊的信。浩太郎讀罷向站長告別,“我要走了,謝謝關照。”站長走後,浩太郎抽出利刃刺向舊傷,泣不成聲。 第二天,浩太郎被發現死在浴盆裏。   通化縣憲兵隊副隊長平岡帶人來小站調查,感到異常惱火,半年前,正是他將浩太郎送到這裏養傷的。 四個中國人誰也不承認殺了人,所有跡象都表明,浩太郎是自殺的。   縣裏轉來騎兵部隊催促的電話,平岡報稱浩太郎被暗殺。放下電話,平岡恨恨地罵道:“懦夫!!” 但是,為了維護所謂大日本皇軍的軍威和菊地浩太郎的英名,真相是什麽無關緊要。日本人更願意接受浩太郎被中國人謀殺這個說法,所以這四個中國人難逃死劫。   翻譯官意識到此事,尚未完全泯滅的中國人的良心促使他想救幾個人。一天晚上大頭辮拿出最後一個空彈殼去軋,翻譯官在旁邊看著,對他說,是不是十二歲?你殺了人。大頭辮說,我殺人?翻譯官說,你殺人,再說一遍。大頭辮說,我殺人?我殺人?翻譯官說,對,你殺人。這時火車疾馳而過,大頭辮的手被軋了,暈死過去。翻譯官報起他衝到關押站長等人的小屋,說,他替你們招了殺人的罪。然後放下鮮血直流的大頭辮,失魂落魄地說,“天無絕人之路,天無絕人之路……” 站長連問了好幾遍“這孩子能頂我們殺人的罪?”,等翻譯官走後,他擠出話來,“逃,逃走一個是一個。”   第二天,站長女人去河邊打水,押解的日本兵跟在後麵,盯著她白百的脖子,目光淫邪。突然,女人腳底一滑,摔在水裏。日本兵覺得機會來了,上前去扳女人的肩膀。不想女人早已抓起一把爛泥在手,糊了那日本兵滿臉,又砸了他幾扁擔,沒命地逃走。那日本兵罵罵咧咧,胡亂開起槍來。   留在站裏的站長和大崔聽到槍聲,與日本兵發生衝突,站長胸口中了一槍,奄奄一息。大頭辮乘亂騎上“旋風”逃走,日本兵一陣亂槍。晚上,站長老婆居然回來了,站長急了:“你回來幹啥?不是說好的嗎,逃走一個是一個!”站長老婆說:“我跟你到這個站上八年了,哪兒也沒去,我是你的女人。不管咋,咱都在一塊兒……”站長淚流滿麵。